用户名: 密码:
投稿须知 欢迎赐稿:qunxuewang@gmail.com
 

消灭德国:希特勒的最后目标


作者:塞巴斯蒂安·哈夫讷/著,景德详/译 更新日期:2013年10月20群学网
   
 
标签:读书
本文摘自塞巴斯蒂安·哈夫讷:《解读希特勒》,中国青年出版社2005年版,标题为编者所拟。
 
  希特勒赋予德国人的角色要比当年给波兰人的角色更为重要:先是一个征服世界的主子民族的角色;然后至少是一个与整个世界相对抗的英雄民族的角色。但是,不管是出于软弱,还是出于(该受到惩罚的)抵抗,到最后德国人也不服从了。这样他们也得到希特勒的死亡判决:再引用他的话来说,他们应该"灭亡与被消灭"。
 
  希特勒与德国的关系从一开始就有些奇怪。在战争期间,一些英国历史学家试图证明,希特勒可以说是整个德国历史的必然产物;有一条从路德经过弗里德里希大王与俾斯麦直通希特勒的线索。相反的结论才是正确的。希特勒没有继承什么德意志传统,更不用说新教与普鲁士传统,后者是一种(包括弗里德里希与俾斯麦在内的)理智而无私的、为国家利益服务的传统。理智而无私地为国家服务,这是最难以承认给希特勒(哪怕是战前那个硕果累累的希特勒)的品德。为了实现其对民族力量的全面动员,而且,不该忘记的是他的不可罢免性与不可替代性,他一开始就牺牲了德意志国家,不仅其法制国家部分,而且其秩序国家部分。这点我们在前几章里早就讲到了。他有计划地用大众疯狂取代了理智;可以说,他在六年里,把自己当作一种毒品灌输给了德国人(但在战争期间突然又中断了灌输)。至于无私精神,希特勒是一个政治家的极端例子,他把自己个人的使命意识凌驾于一切之上,他按照其个人生涯的标准来安排其政策;在这里我们没有必要对这些一一重复。如果我们回忆起关于他的政治世界观的叙述,我们又可以发现,他完全不以国家的范畴,而是以民族与种族的范畴来思考,这附带解释了其政治行动的粗鲁性,也解释了他为什么不能将军事胜利转变为政治成就的原因:自民族大迁徙以来,欧洲的、当然也包括德国的政治文明的基础是,把战争与战争后果局限在国际制度之内,对民族与种族不加损害。
 
  希特勒不是一个国家巨匠,仅此一点他就是德国历史的一个例外。我们实际上也不能把他称为一个类似于路德的人民领袖。他与路德只有一个共同点,既他们都是空前绝后的,既没有先驱,而没有后继。但是,路德在其许多方面几乎是德意志民族特性的化身,而希特勒的个性与德意志民族特性的关系,与他的纽伦堡党代会会场建筑与纽伦堡市容的关系一样,几乎是牛头不对马嘴。即便在他们对领袖最崇拜的时候,德国人也就此保留了一种感觉。在他们的崇拜中,总还有一点惊讶,惊讶他们得到了希特勒这样一个意外的、另类的人物。对于他们来说,希特勒是一个"奇迹",是"上帝的特使",用富有诗意的话来说,这也意味着:他是一位外边漂来的不速之客。这里,从外边来的不仅是指:来自奥地利。对于德国人来说,希特勒来自更远的地方;先是从天上来的,后来是,上帝保佑,来自地狱的最低处。
 
  他爱德国人吗?在不了解德国的前提下,他选择了德国;实际上他从没有认识德国。德国人是他所选择的民族,因为他的天生的权力本能就像一根磁针一样指向了他们,指向了当时欧洲最大的权力潜能民族。他们只是作为权力工具使他真正感兴趣。他为德国抱有巨大的雄心,在这一点上他与同代的德国人达成了一致;当时的德国人是一个雄心勃勃的民族,雄心勃勃但同时政治上无所适从;这两点给予了希特勒机会。但是,德国人的雄心与希特勒为德国抱有的雄心并不一致(哪个德国人想定居俄国?),希特勒缺乏辨别细微差别的听觉器官。反正他一上台就不再听了。他为德国所抱的雄心,越来越像一个养马人与一个赛马场主对其马匹的雄心。最后,希特勒犹如一个恼羞成怒的、失望的赛马场主,他要打死他的最好的一匹马,因为它未能赢得赛马比赛。
 
  消灭德国,是希特勒的最后目标。与他的其他灭绝目标一样,他未能完全实现。他所达到的,只是德国最终向他告别了,这比他想象的更快,也更彻底。在拿破仑最后下台三十三年后的法国,又一位拿破仑被选为共和国的总统。在希特勒自杀三十三年后的德国,如果有人想以希特勒为先驱,继承希特勒的衣钵的话,那么他连哪帕是最小的边缘者机会都别想得到。这也应该这样。不应该的是,对希特勒的记忆在年长的德国人那里被压抑,而绝大多数年轻的德国人则对希特勒一无所知。更不应该的是,自希特勒以后,许多德国人不再敢当爱国者。因为,德国的历史没有随希特勒而告终。如果有谁相信相反的观点,而且或许因此感到高兴,他还不知道,他这样做,是如何圆了希特勒的最后心愿。
 

 

来源:本站原创

上一篇:贺卫方:《逍遥法外》自序      下一篇王晓明:不读书岁月中的一段读书日子
范文:时间的延异——姜建敏的现代
朱伟珏:社会资本与老龄健康
王水雄 互联网第二波浪潮重塑个体
费中正:身体的死亡与象征交换的重
闫克文 城市:现代性的途径之一
段学慧:“逆城市化”还是“伪逆城
周为民:按现代化规律推进城市化
扬之水:在"落花深处"和古人约会
许章润:中夏安,远人服
杨凤岗:从利玛窦到方济各:跨越时
阎克文:韦伯眼中的政治
杨华:农村地下基督教的南北差异
邓嗣源:民主、自由、平等及其相互
约瑟夫·爱波斯坦:死神不放假
焦德沛:从性自由的进步谈起
阎克文:韦伯眼中的政治
柯华庆:瀠,宛若人生
王晓明:不读书岁月中的一段读
消灭德国:希特勒的最后目标
贺卫方:《逍遥法外》自序
李颖:由余英时《中国近代个人
葛兆光:《宅兹中国》自序
冯婧:精致的利己主义与中国大
钱理群:不可遗忘的历史——我
丁礼庭:哈耶克《自由秩序原理
吴萍:日常的,也是迷人的—读
钱理群:揭示历史的复杂与丰富
柴静:巴黎为什么没烧?
陈行之:读史札记:一个王朝的
邓峰:托克维尔:其人·其事
群学网版权所有,本站所收集的资料大多数来自因特网,另有少量录入。 京ICP备07011215号
本站资料仅供网友学习、研究之用,如有转载造成侵权,请电邮qunxuewang@gmail.com告知。
一旦收到通知,本站立即取下有异议的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