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投稿须知 欢迎赐稿:qunxuewang@gmail.com
 

玛利亚.司各特:城市精神颂


作者:玛利亚·司各特 著 吴万伟 译 更新日期:2013年01月24群学网
   
 
标签:城市社会学

政治学教授贝淡宁称赞蒙特利尔的双语优势,他说蒙特利尔的创造性和活力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这个特征。

蒙特利尔:格特路德·斯坦因(Gertrude Stein)对自己的家乡加州奥克兰有过一句名言“那里是个没有文化和独特身份的地方”。

这种描述如今可以被用在很多地方,乏味的公寓大厦和千篇一律的郊区让世界越来越多的城市变成了没有文化和独特身份的地方。

任职于上海交通大学和清华大学的政治学教授贝淡宁说,这就是为什么城市拥有强烈的身份认同变得越来越重要。

像蒙特利尔这样的城市拥有双重文化遗产,蒙特利尔是九个文化首都之一,它们的独特性使其有能力抗拒全球化的同质性影响。贝淡宁和艾维纳·德夏里特合著的书《城市的精神:全球化时代,城市何以安顿我们?》去年在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出版。(中文版由重庆出版社201211月出版,请参阅当当网http://product.dangdang.com/main/product.aspx?product_id=22899217 ---译注)

除了蒙特利尔外,本书描述的城市还有政治之城北京、浪漫之城巴黎、建国之城新加坡、回归之城香港、宽容之城柏林、抱负之城纽约、宗教之城耶路撒冷、学术之城牛津。

贝淡宁喜爱蒙特利尔及其独特语言优势决非偶然。他在本城的犹太区奥特蒙特(Outremont)和圣母教堂区(N.D.G.)长大,母亲是说法语的天主教徒,父亲丹·贝尔(Don Bell)是说英语的犹太人,生前是记者和作家。

贝淡宁说,“我是在双语环境下长大。与母亲交谈说法语,与父亲交谈说英语,所以我自认为既是说法语者也是说英语者。”他今年48岁,是在麦基尔大学和牛津大学接受教育的儒家学者,在家里说英语和汉语,妻子是中国人,还有一个18岁的儿子。

贝淡宁相信“爱城主义”正在兴起,他用这个词表示城市居民的一种共同体情感。

贝淡宁认为中国政府是贤能政治的观点引起很大争议。学界同行指责他是中国政权的辩护士,但他坚持认为历史将证明城市注定要取代国家成为最能抗拒全球化的一级政府。

他说“我们真诚地相信在未来的100年里,对城市的爱将必对国家的爱更加重要。”

他补充说“拥有特定精神的城市,人们也很容易强烈地认同这个城市。我们不会认同社区旁边的麦当劳,但如果附近有一家非常独特的酒吧,我们就很容易认同它。”

爱国主义很容易演变为军国主义,但城市认同就没有这个问题。贝淡宁说“我爱纽约”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营销口号。

在抵御全球化带来的文化同质性的侵袭方面,城市比国家更有优势,因为它们与公民更接近,不至于在国际舞台上造成霸权的风险。

他说“城市之间不会发生战争。这个城市与其他城市形成竞争关系没有什么不好,比如蒙特利尔对多伦多,或特拉维夫对耶路撒冷。实际上,竞争有助于促使人们提升各自城市的独特性。”

贝淡宁称赞蒙特利尔的双语优势,蒙特利尔的创造性和活力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这个特征。

他注意到,当说法语者和说英语者在1960年代形成两个孤立的群体之后就迅速出现了双语现象。

他说“我确实认为这是一个惊人的转变。人们真的开始努力学习另一门语言,开始用说另外一门语言的人的视角说话和思考问题,蒙特利尔也越来越成为真正的双语城市。”

 “当然,现状并非完美,有很多需要改进之处,但是,如果和25年前的蒙特利尔对比,我认为这是体现道德进步的故事,世界上很少有其他城市拥有这种故事。”

贝淡宁说在2001年开始写作这本书时,他没有意识到自己有关城市的思考竟然是受到父亲的影响。丹·贝尔在2003年去世,享年66岁。

·贝尔在1972年的书《面包店的周六夜晚》中把蒙特利尔面包圈作为城市的象征。这本书记述了街头巷尾小人物五花八门的凄苦生活,是有关地方崇拜的经典,曾获得斯蒂芬·里柯克(Stephen Leacock)幽默大奖。

贝淡宁说“它用同情的笔墨描述了蒙特利尔的反文化运动,怪异者和边缘化的小人物,只是到了父亲去世后,我才明白他对我的身份认同产生的影响有多么大。”

丹贝尔出生于纽约,在蒙特利尔和巴黎生活。“他喜欢这些城市。我去看望他时常常到咖啡馆里坐坐,一边观察各色人等。我的爱城主义就是从他那里来的。父亲是个彻底的反民族主义者。”

贝淡宁认为如果获得更大的立法权,城市将有更好的机会解决困扰国家一级政府的难题如气候变化问题。

“有很多政治问题在国家层次上是没有办法解决的,或至少非常困难。让中国和美国采取切实措施对付全球气候变暖的问题,我们可能需要等待很长时间。但是,这些国家的城市在减少碳排放方面已经做了很多工作。”他提到了俄勒冈州的波特兰就是采取环保措施的例子。城市动员和制订保护文化遗产的法律对保护城市的独特精神很重要。

在中国,现代化进程已经造成了传统街区的破坏。但中国城市仍然有强烈的城市精神,他提到拥有悠久人道主义传统的城市如上海和南京。在北京,幸免于拆迁命运的小胡同等传统街区如今已经成为人们喜欢的旅游景点。

译自:An ode to our city’s spirit By Marian Scott

http://www.montrealgazette.com/business/city+spirit/7767760/story.html

 

来源:群学网

上一篇:羽之野:历史常有误会      下一篇狄马:穆勒在今天为何依然重要
范文:时间的延异——姜建敏的现代
朱伟珏:社会资本与老龄健康
王水雄 互联网第二波浪潮重塑个体
费中正:身体的死亡与象征交换的重
闫克文 城市:现代性的途径之一
段学慧:“逆城市化”还是“伪逆城
周为民:按现代化规律推进城市化
扬之水:在"落花深处"和古人约会
许章润:中夏安,远人服
杨凤岗:从利玛窦到方济各:跨越时
阎克文:韦伯眼中的政治
杨华:农村地下基督教的南北差异
邓嗣源:民主、自由、平等及其相互
约瑟夫·爱波斯坦:死神不放假
焦德沛:从性自由的进步谈起
段学慧:“逆城市化”还是“伪
闫克文 城市:现代性的途径之
于建嵘:精英移民与地域族群成
文军:“被市民化”及其问题—
玛利亚.司各特:城市精神颂
城市改建:一场城市生与死的考
城市改建:一场城市生与死的考
张千帆:城市土地“国家所有”
周蜀秦:西方城市社会学研究的
帕拉格·卡纳:超越城市的局
陈映芳:城市开发与住房排斥:
上海城市建设发展的历史遗憾
韦伯:城市的概念和范畴
韦伯:西方的城市
韦伯:平民城市
群学网版权所有,本站所收集的资料大多数来自因特网,另有少量录入。 京ICP备07011215号
本站资料仅供网友学习、研究之用,如有转载造成侵权,请电邮qunxuewang@gmail.com告知。
一旦收到通知,本站立即取下有异议的资料。